首页  »  都市激情 » 幹到懷孕
這天,是眾人期待已久瞭日子,前幾日皇傑特地為自己的兒子所抓的尤物如今終於能享用瞭。

在大家緊緊註目的視線下,皇傑開始宣佈受精儀式開始!皇傑和皇猛將穿著性感藍色開檔褲襪和紅色高跟涼鞋的茹吟抱到瞭床上!雖然茹吟心�極不願意,但茹吟為瞭救我隻能象一隻綿羊一樣任由他們玩弄!此刻茹吟躺在一張純白色的床墊上,她身上隻有藍色開檔褲襪和紅色高跟涼鞋,雪白赤裸的胴體完全暴露在幾個男人的目光註視之下,沒有繩子捆綁著她,但她很認命地將一雙玉臂高舉平放,讓雪山般的嫩乳毫無掩蔽。

兩條誘人的絲襪美腿也彎曲起來,大腿根淫蕩地張開到下體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高跟鞋高高踮著,隻有鞋跟接觸床面。

皇傑看看時間,說:「現在,女奴體內的卵子差不多完全成熟瞭,我們開始 下一階段,這個階段是要把女奴的肉體和心靈都挑逗到最興奮的狀態,這樣對於授精是更有幫助的,我們把現場交給這一個月來負責調教女奴的調教師黑手。

阿朋將攝像機交給皇猛,他拿出一捆紅色細線,扶起瞭我的美麗絲襪茹吟,開始用細線熟練地纏綁茹吟柔美的身軀。

在黑手粗黑的手指運作下,細線像在茹吟胴體上快速交織,茹吟羞怯地抿著唇,緊闔雙目,彎長的睫毛顫抖,模樣誘人至極。

她順從黑手的擺佈和指揮,黑手叫她舉高手她便舉高,要她抬起腿她就抬腿,在她的配合和黑手的高超手藝下,細線在她的身體分割成許多淫蕩的幾何圖形,被開檔褲襪環繞的白恥丘,兩側也因為線繩的纏過,使得濕潤的洞穴完全張裂,�面成熟粉紅的果肉一覽無遺,還流出透明的黏液。

捆綁還沒就此結束,黑手最後用細線分綁住粉紅柔嫩的乳頭根部,拉過茹吟雪白頸項後面,再綁緊另一邊乳首,恬微蹙著眉發出細微的呻吟,她側躺著抬高一條絲腿,讓大家看清楚她身體的最深處,在黑手沒有說可以改變姿勢前,她就必須用這樣的方式給眾人觀賞。

「老爸,為什麼要這樣綁她?」皇猛不解地問。

皇傑從頭到尾目不轉睛地註視著黑手對茹吟做的一切,回答道:「他是對付女人的專家,你們要好好的學著。

這種綁法的目的,是為瞭讓女人身體的末端微血管充血,身體會變得更敏感,看!這女人漸漸在發情瞭!」「怎麼看出來?」皇猛問。

皇傑瞪瞭他一眼,好像怪他怎麼連這個都不懂,不過他還是有耐心地回答:「你看,乳頭都還沒被刺激,就已經充血勃起,紅成那樣。

再看不懂,看她的肉穴總看得出來吧,淫水都已經氾濫到大腿根,把褲襪都弄的一片濕瞭!我想不久她就會開始呻吟。

」皇傑一邊扭著我的頭,一邊問:「呻吟?但她發出呻吟會不會太……太淫蕩瞭些?」黑手回答說:「你問到瞭重點,這要看調教師的功力瞭。

還有如果受調教的女人體質非常敏感,潛在也是淫蕩的個性,她就無法控制自己的道德約束。

」不久,茹吟竟然已經像那皇傑預言的一樣,發出瞭亢奮的呻吟。

原來黑手正在扯動緊綁她充血乳頭的細線。

她全身羞顫地發出間歇喘叫,甚至無恥叫喚玩弄她身體的男人單名。

黑手又開始解說:「這女人的興奮度已經很高瞭,你們看,她的絲襪高根腳緊緊的夾在一起,肌膚滲出細汗,通常這種現象,代表快出現第一次的高潮。

」「哪有這麼快?你都還沒對那女人真正作出什麼事啊!」皇猛訝異地問黑手冷笑說:「真正敏感的女人身體,不一定要弄她的穴才會高潮,有些隻要她喜歡的男人挑逗她身體敏感部位一樣會高潮。

「你是說,這女人喜歡正在淩辱她的你嗎?」皇猛驚訝地問皇傑回答:「我看沒錯的話應該是的,當然這女人的身體特別敏感也是原因之一,很久沒見過這種名器瞭。

」但是黑手沒讓茹吟達到高潮,就停止對她乳頭的蹂躪,茹吟失望地躺在床上激動喘息,哀怨地望著黑手,似乎沒有旁人存在。

黑手突然俯下身,粗暴地吸住她柔嫩的雙唇,舌頭闖入她口腔內攪動,茹吟面對突如而來的襲擊,不但沒抗拒,反而挺起柳腰,鼻間發出激烈的哼喘,絲襪高根腳又再度緊夾起來。

她和黑手濕黏的雙舌糾纏,四唇互咬,簡直像一對分隔兩地的情侶見面纏綿的樣子,黑色一邊深吻她,一邊喘息指示:「把腿抬高……讓大家看清楚……看清楚妳和我接吻……也會高潮的身體……」茹吟一邊聽話舉高修長的藍色絲襪美腿,蔥指剝開鮮紅的恥縫,一邊哀喘哼哼的乞求: 「嗯……啾……黑……我聽你的……這次……你求求皇傑……讓我……懷你的孩子。

」「不行……這次……妳要懷二子的……下次才讓妳……懷我的……」黑手喘著氣回應。

茹吟根本沒有聽到內心的悲喊聲,她此時痛苦地挺高嬌軀,和黑手唇舌交融的甜美小嘴含混不清地喊著:「嗚……我……啾……我要……唔……嗯……來瞭……嗚……」一覽無遺,可以直接透視到�部的恥穴黏肉都呈現高潮前的血色。

黑手卻在此時離開瞭她。

從雲端跌落的茹吟發出一聲悲鳴,激烈地喘著氣,哽咽的問黑手:「為……為什麼……」「不為什麼,妳的身體在瀕臨高潮二次後,受孕的狀況會更好,我是第一次,接下來就換仁哥和皇傑瞭,他們會讓妳再接近高潮一次,但一樣不會讓妳達到,妳今天真正的一次高潮,要保留給為妳授精的二子。

」皇傑早已脫下衣褲,露出黝黑的身體,皇傑也離迅速地脫下瞭衣物,他們清一色穿三角內褲,褲子中央明顯的鼓漲繃滿,顯見都有尺寸十分傲人的陽根。

他們每人手中都提著一大桶潤滑油,兩人一起爬上瞭床,把膽怯害羞的茹吟圍在中央。

「小母狗,讓我們幫妳進到最興奮的狀態,好懷皇猛的骨肉吧!」皇傑說,他在茹吟身後抓住瞭她雙手手腕,將冰涼的潤滑油慢慢淋在她雪白豐飽的乳房上。

「啊……別這樣……」茹吟發出軟弱的抗拒,身體卻十分順從,美麗的眼眸淒迷地搜索黑手的身影,好像黑手才是她的男人,爸爸不是!「妳要乖乖的任他們擺佈,知道嗎?」黑手卻冷酷地說。

茹吟委屈地點點頭,閉上瞭眼表現完全順服的姿態。

開始茹吟還有點害羞,但被黑手一段時間的訓練和開發的敏感身體,很快就對皇傑和皇傑強壯的體魄有瞭反應,他們不斷把潤滑油倒在自己和茹吟僅僅穿著藍色開檔褲襪的胴體上,兩條古銅色肌肉發達的男體,纏擁著茹吟雪白均勻的柔驅,他們寬大粗糙的手掌粗魯地在她肌膚上揉弄,皇傑用力地拉緊纏綁她乳頭的細線。

「噢……噢……哼……嗯……」猛然傳出茹吟亢起的呻吟。

這時,皇猛將攝像機交給黑手,自己迫不及待地加入瞭皇傑他們她油淋淋的身驅躺在皇傑的身上,皇傑一手扯拉她乳頭上的細線,另一隻手掌粗暴的揉弄她滑膩的乳峰,她的兩條腿被皇傑推高拉開,皇傑的手指正在玩弄粉紅黏稠的花瓣,豐富的潤滑油和著愛液攪拌,發出啁啁啾啾的淫糜水聲,她穿著藍色絲襪的高根腳也沒被皇猛放過,被皇猛抓著腳踝含在口中吸吮。

茹吟的身體反應又愈來愈激烈瞭,抱著她身體的皇傑也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他不時地輕舔深鑽茹吟的玉耳和耳孔,弄得她發出銷魂蝕骨的忘情呻喘;弄她下體的皇傑也不甘示弱,除瞭把嘴對上她濕燙的小穴拼命吸舔外,竟還用醮滿潤滑油的中指,慢慢轉塞入超精彩!用力點進來!被開通過的窄緊肛壁�。

或許是過於刺激,茹吟的身體發出自己超精彩!用力點進來!想到的愉悅痙攣,穿著的紅色高跟涼鞋的美腳趾被皇猛硬脫下一隻繼續舔舐,皇傑試探去吻她的小嘴,她也毫無抗拒的完全接受。

「這女人的興奮已經快達到飽和,再下去一定會爆發今天的最高潮,到時成熟的卵子跟著洩身一起洩出來就不好瞭。

」黑手憑他的經驗提醒皇傑,皇傑急忙制止住皇傑他們繼續挑弄茹吟。

茹吟渾身虛軟,又得不到滿足的趴在濕黏黏的床褥上喘息。

此時皇傑他們又紛紛脫掉內褲,一根根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舉在他們兩腿間,茹吟隻看瞭一眼,就轉開臉發出羞顫的呻吟。

皇傑謔笑著說:「來吸我們的肉棒吧!妳一定沒一次享用過三支強壯的肉棒吧?可憐妳瞭,妳丈夫的就像小蚯蚓那麼小,真不清楚妳以前怎麼熬過的?嘿嘿……」已經無法再理會那些幫不上忙的道義問題,她爬向皇傑他們中間,纖手握住火燙粗硬的雞巴輕輕套動,香舌舌尖 先從皇傑硬如巖石的胸肌上往下舔,舔到陰莖、吻遍卵袋,再回到龜頭,張開小嘴辛苦地吞進那條粗大的龍柱。

「呃……真爽……這騷貨真會弄……嘴都塞得那麼滿瞭……舌頭還會在�面攪動……服務真好……黑手……這都是你教得好……」皇傑皺緊眉頭舒爽的說。

「喂!別隻弄他的!我們也要啊!」皇傑大感不平,挺著又粗又長的肉棒頂在茹吟的臉蛋和頭髮旁邊,茹吟隻好努力地擺動腦袋,將口中暴滿的男根吸得啾啾作響,另外雙手也抓住皇猛的熱棍賣力地套動,但仍無法讓他們滿足,他們粗魯地拉扯她的頭髮和纖弱身體,要她輪留吞吮他們胯下的怒棍,一直到她筋疲力盡都不放過她。

「唔……我要來瞭……」「我也有感覺……」「我也是!真希望這一泡能射進這母狗的子宮……噢……」終於皇傑他們要射精瞭。

他們話說完沒多久,一股接著一股的腥濃熱精就已陸續噴出馬眼,茹吟仰著臉接受他們濃精的洗禮,這些強壯的惡霸的優質精液,一小滴就足以讓她受孕形成小骨肉。

「可以進行受孕瞭,皇猛上吧!」黑手揚著手中的攝像機說。

一邊的皇猛再也等不及瞭,一個身高隻有1米 左右的男人,毫無疑問的,他就是──今天要和茹吟洞房並在茹吟子宮內射精的男人。

他爬到茹吟面前,緩緩挺起粗壯的肉棒,茹吟怕得不敢抬起臉,皇猛的肉棒確實會讓任何女人看瞭害怕那根大肉棒上佈滿瞭肉疙瘩,非常恐怖,與黑手的粗黑雞巴有怕不同的是,那些肉疙瘩是肉紅色的,不是陽具上那種紅黑色的,非常噁心,茹吟吃瞭一驚,茹吟已經懷疑皇猛有性病瞭,驚聲問:“,你~~!你~~!啊~~!~~!快點拿開你的肉棒 ~~!我不要瞭~!啊~~~!你是不是有性病呀~~!啊~!別插進來呀~!茹吟嚇的手腳掙紮起來,卻被一旁的皇傑和皇傑死死按住!皇猛冷笑著說:那是以前的事瞭,隻是有點後遺癥,不過我的精液是好的,肯定會讓你懷孕的!”皇猛單膝跪床,下半身慢慢俯進她兩腿間,用龜頭抵緊花縫,噁心的陽物觸及成熟的果肉,茹吟咬住唇,胴體拼命地掙紮。

但一切都是徒勞,她的雙手被皇傑死死按住,絲襪美腿被皇傑和黑手分開皇猛淫笑著,並不急於立刻進入茹吟體內,而是用碩大的龜菇來回磨擠嫩得快融化的花瓣和充血而立起的肉豆。

在皇猛肉棒的摩擦下,茹吟如小母獸般發出輕微而短促的激喘,她已經忘瞭皇猛那根噁心的肉棒!茹吟美麗動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霧,顯得更加淒美而惹人憐惜,但皇猛和那些禽獸是不會疼愛她的,對他們而言,美麗的茹吟隻是實驗室�授精用的小母鼠。

茹吟被皇猛的肉棒側底征服瞭,她放棄瞭抵抗!皇傑他們見狀,也鬆開瞭按住茹吟手腳的手!「摟著我脖子!」皇猛下命令,茹吟神情含羞地抬起雙臂,怯生生輕勾住皇猛的後頸。

「她在害羞瞭,這時候的表情很棒,快拍鏡頭,一定不能漏掉她的這種表情。

」那黑手突然說。

皇傑和皇傑也都被茹吟動人的神情所深深吸引,不過皇傑問:「她怎麼會突然害羞?」皇傑問完可能覺得不是很對,因為茹吟一直是處於羞恥與情慾糾纏的狀態,於是補充說:「我是問,在什麼情況下女人比較會出現這種動人的表情?」黑手瞇起眼睛:「這得靠經驗判斷瞭,這個女人因為要在鏡子面前看著自己主動去勾摟奸孕她的男人,所以會感到害羞和慚愧,這時就容易出現這種經典的動人神情。

」皇傑吞著口水捨不得將視線移開,眼睛死死盯住茹吟的粉臉。

「可以進去瞭嗎?」皇猛問。

茹吟含羞帶怯的頓瞭一下頭。

皇猛卻對她的回答甚不滿意,冷冷問道:「要我的雞巴為妳下種,應該說些什麼?黑手有教妳吧?」茹吟轉頭兩行淚水立刻滑瞭下來,像是無法說出口,不過終究放棄瞭抵抗,她轉回過頭閉上眼眸,哀羞地說:「請……用您粗大的陽具……擠開……擠開我的小肉穴……用力……用力地蹂躪我身體……最後把……把……精液裝滿我的子宮……讓我懷孕……」茹吟不僅要和這男人交合瞭,還說出要替他懷孕的無恥之語,以後……能回到以前嗎?她能繼續當一個平凡女性去結婚?但又要如何滿足覆這已經開始淫蕩的身體!但皇猛還不放過,更無恥的問身下已經俏臉暈紅的茹吟:「想用什麼姿勢受孕啊?說出來給大家聽吧?」茹吟顫抖而斷斷續續的回答:「想……想要整個人……被端起來……讓猛哥的大東西……頂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結合在一起……沒有縫隙……結合……」「這樣啊……要完全沒縫隙的結合,然後呢?妳不是這樣就滿足吧?」皇猛還不將漲到青筋血管畢露的大陽物放進去,發燙的龜頭依然在濕淋淋已快熟裂的恥縫上磨揉,似乎要把茹吟最後一點羞恥心也崩解才甘心。

「啊……啊……還……還要……」她喘息著,如泣如訴的說:「還要坐……坐在你身上……讓肉棒……塞滿……我的洞……」「還有呢?」皇猛仍不放過她。

「狗……狗爬……我像母狗……趴著……讓你從……後面上……求求你……快點……」茹吟揪著眉,張啟雙唇左右擺動著頭,身體已經承現高度興奮的現象。

皇猛扭過她的臉面向自己,命令道:「最後要用什麼體位性交讓妳受孕?」茹吟迷亂的看著他,羞恥和理智搖搖欲墜:「啊……嗯…我要躺著……張開腿……和猛哥強壯的身體……緊緊合在一起……讓他火燙的肉棒……塞滿我淫亂的肉洞……把精液裝進……我的身體……」她還沒說完身體卻已經因為羞恥泛起瞭紅暈,但是皇猛卻故意選在這時,結實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進瞭一半到茹吟體內,「噢!……」茹吟的一隻已經被脫下高根鞋套著絲襪的腳趾倏然彎屈,和另外一隻還穿著紅色高根鞋的美腳繞在皇猛的後背交叉在一起。

原本羞怯勾著阿韓脖子的雙臂也收緊,十指指甲掐進阿韓結實的背肌�。

「想被端起來嗎」皇猛,茹吟羞愧地點點頭!皇傑就從茹吟後面把茹吟端瞭起來!皇傑用雙手分開茹吟的藍色絲襪美腿,並放到皇猛可以插入的高度方便皇猛的抽插茹吟激烈地張嘴喘著氣,奮盡全身力氣,將柔弱的身驅用雙手反勾在皇傑厚實的脖子上,忘大雙臂勾著她腿彎,輕易地就將茹吟端著站瞭起來,皇猛還露在外頭有大半截的肉棍,隨著將皇傑端起,也連根沒入茹吟窄小的粉穴�。

「啊……好……好大……嗚……」恬不知是痛苦還是滿足,整個人掛在皇傑身上不停地抽慉。

皇傑和皇猛竟配合著端著到處早動,讓她看清楚茹吟在鏡子中如何和男人性交的樣子。

茹吟也驚覺皇猛將她帶到鏡子面前作愛,一絲僅存的羞恥心讓她著急地哀求皇傑和皇猛:「別……別在鏡子面前……求求你們……」「少廢話!動妳的屁股給妳自己看!看妳怎麼和我交合!快!」皇猛威喝道!茹吟好像無法反抗這些男人的命令,慢慢地上下聳動起圓白的屁股,口中難耐的呻吟:「啊……我…我………沒辦法……受不瞭……嗯。

」皇猛粗大噁心的肉莖,把茹吟的小穴撐成一個濕淋淋的大洞,在鏡子面前不到二十公分處吐吐沒沒,茹吟羞得把皇傑勾得更牢,臉緊靠在皇傑的肩上,無臉看自己。

但隨著屁股愈動愈快,濕淋淋的男根把陰道�的充血嫩肉拉出又塞入,茹吟不僅屁股在動,細腰也淫蕩地扭瞭起來,皇猛的兩隻粗手掌也扒開她兩片雪嫩的股丘,幫助她的小穴把肉棒更貪婪地吃到底。

「說!跟我作愛好不好?幸不幸福?」「啊……好……好大……好充實……嗚……對不起……我……我對不起要要……」她陷入迷亂的狀態,胡亂回應。

皇猛不高興的說:「什麼對不起?告訴我,喜歡跟我作愛生孩子有什麼不對?很爽不是嗎?說!」茹吟無法停止呻吟,嗚咽地說:「……哼……噢……我喜歡……讓皇猛……這樣……對我……幫他……生孩子……啊……」「對瞭!離鏡子更近一些把自己這騷樣看清楚點!」皇傑聽到似乎還不滿意,故意端著像淫蛇般扭動的茹吟走向鏡子。

「不……不要……」茹吟下意識的反對,但身體根本沒有抗拒的行動。

皇傑抱她到鏡子面前,但是卻突然冷笑說:「我累瞭,妳幫我抱一下鏡子讓我兄弟好幹她一些。

」還搞不懂他的意思,他卻將茹吟反抱著他後頸的雙手拉開,然後拉到鏡子扶手讓她扶著,並讓她一雙絲腳踩鏡子邊的椅面兩側,整個人橫跨在我鏡子方,接著皇猛開始以背交式對她的粉穴長抽緩送起來。

「啊……啊……」茹吟完全不知道她現在的淫蕩模樣子鏡子前一覽無疑,不但盡情地享受皇猛對她的臨幸,兩隻手還把鏡子的扶手勾得緊緊的,迷亂的呻吟伴著激烈的喘息,不斷在吹襲呼喊,想要清醒,卻敵不過皇猛粗大男根帶給她的墮落快感。

皇猛抽插我的茹吟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有時皇猛在送進茹吟身體深處前,會技巧地扭動屁股,讓龜頭在敏感的洞口充份轉動,再突然用力頂入,有時則是頂入後再扭轉,使龜頭充份磨揉花心。

黑手又解釋給他皇傑和皇傑聽:「別看猛哥個子矮,可猛哥也是作愛的高手,他這樣不斷挑起女體的性慾和焦躁,然後當她欲求被挑到最高點時,再給她完全的滿足,這樣持續的興奮,據說對於受孕也是很有幫住的。

」不管皇猛是用什麼技巧,茹吟確實已經香汗淋漓。

「她的最高潮要來瞭,把她抱到床上,用傳統體位來作比較容易受精。

」在旁邊觀察的黑手說。

皇傑把她抱回床壂,兩腿絲腿還是被分開,皇猛跟著開始進行猛烈的活塞運動。

茹吟的呻吟已經變成一連串快聽不見的氣音,她的腳趾像抽筋一樣扭在一起,皇猛猛烈地挺送屁股,又不時和茹吟唇舌激烈纏吻,挑高她熾烈的慾火。

為瞭讓茹吟在最高潮的瞬間懷孕,其他人也沒閑著,皇傑和皇傑分執緊系她兩顆乳珠的細繩,皇傑拿著銀針,一手握住她一腿腳踝,皇傑用一長串大顆的肛門珠,一顆一顆塞進恬紅腫的肛門�。

「啊……啊……啊……」茹吟的身體泛起晚霞般的暈紅,叫聲愈來愈激烈,壯男皇猛也無法再旁騖,脖子和肌肉上冒出繃緊的紫筋,卵袋像河豚般鼓漲起來,一切都顯示他快射精瞭。

交合的抽插從淺淺深深,慢慢變得每一下都既重且深,肉根上黏滿白色的泡沫,茹吟則像被狂風摧殘的花兒一樣任人擺佈。

「我要來瞭!小騷貨!準備受孕吧!」終於!壯男皇猛緊握茹吟的柳腰,全身筋肉糾結的發出怒吼。

「啊……」茹吟除瞭悲鳴和抱緊男人表示迎合外,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是現在!動手!」此時黑手一聲令下,執著線的皇傑和皇傑殘忍地拉緊細繩,茹吟的乳首被拉長幾至讓人擔心會斷掉的程度,塞進肛們的一長串巨大肛珠也一口氣被扯出外面,銀針刺進茹吟裹著藍色絲襪的腳心,茹吟全身像離地的白魚般激烈地抖動,張大嘴想發出聲音,又被皇猛的雙唇緊緊封住, 茹吟感到自己的陰道在收緊,膣腔被撐開的感覺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更加強烈,她的子宮開始收縮,就在這時,一股熱流從龜頭頂端的馬眼噴出,陰莖不再回抽,而是上下抽搐著在陰道有限的範圍�跳動,把一股又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吐在我茹吟的膣腔�,一股一股巖漿般的惡霸的濃濃精液,正如噴出的湧泉般不斷註入她的子宮。

茹吟自己當然看不到皇猛粗大噁心的男根在她體內射精的經過,不過卻能清楚感覺到皇猛飽漲的卵囊正一鼓一鼓的縮漲,她知道每縮漲一次,就有大量濃稠、健康的精液擠入體內 由於沒有服用避孕藥,又處在排卵期,茹吟膣腔�的環境對精蟲而言是相當適宜的,因此這個壯男男人的幾億條精蟲,奮力擺動著尾巴遊向子宮和輸卵管深處搶著和我茹吟的卵子結合,慢慢形成他們共有的骨肉。

大量的精液可能已裝滿茹吟的子宮,射精卻還沒停止,那些裝不下的,就從縫隙湧滿出來,流瞭一大灘在床褥上,茹吟的絲襪美腿又一次沾滿瞭骯髒的精液!茹吟此時也似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把撅起的屁股往前一收,“噗”的一聲,龜頭從她的陰道�滑出,但已經太晚瞭,射精已經完成,完成播種任務的陰莖開始疲軟,隻有馬眼旁邊還殘留著一滴乳白色的精液。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涩涩爱_涩涩网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